分类目录归档:夜读

无权长大的少年

那时我们没注意到邓晖,他无意中进入了新农合刘主任的镜头。他趴在操场矮小的围墙后面 …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夜读 | 留下评论

雪落在北方的小村里

在二叔的房子里见到杨春丽时,他披着袄子,两只袖管悠悠荡荡的,像个落雪天气串门的闲 …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夜读 | 留下评论

在那个炎热的城市,我抢回一个肺

2000年底在重庆,我的身体逐渐变得很轻。那是一种有些奇怪的感觉。 那时,我在报 …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夜读 | 留下评论